如欲相见,我在你的悲喜交集之处。
你的我的欢愉与隐忍,以及苍茫与无言。

我是过去的你未曾见过的我,你是现在的我最思念的你

Part 1.

    “我是过去的你未曾见过的我,你是现在的我最思念的你”这句话是我大一的时候考英语口译证书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北大男生说的,他当时用来形容自己的母校,我却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你,即使没有一个字儿对得上当初我和你的情况。

    我不是一个脑子和嘴能同步进行的人,比如说我最讨厌打辩论赛——大学的时候被选去校队打英语议会制辩论的那段日子简直痛不欲生。所以我觉得有些东西得和你聊聊,又怕见着你的面以后词不达意,只好试着写出来给你看看(看完就删。。。。)

Part 2....


生日快乐

part 1.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年龄这个问题。我大概是记性不好,年初刚过完生日,到了这会儿年中,就开始恍惚现在我到底多少岁这个问题了。直到有一天,从小一起长大小姐姐告诉我她马上要领证了,我才发现我现在都能被称做“大龄未婚女青年”了。但明明高中的时候,我拉着你在学校门口冲着我姐的男朋友喊“姐夫哥”然后等着他给我买奶茶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

    其实已经过去了五年了。

    昨天我逛超市的时候看见高中时我们放学老去偷看的电信帅哥,发现过去五年了他依旧在电信...

宝丽来只用来拍花。
这是芍药。

每日一张宝丽来
买了一把荷花
快毕业了

Joyeux Anniversaire!

Part 1.

     首先要说一声生日快乐,但是我不知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是不是又因为浪的没边儿而忘了零点发给你。

     我很早前就开始写这篇文章了,因为习惯性的想到什么就要全部和你说。像这样记录下一些重要的节点,再一股脑拿给你看,会不会多一分庄重感。过去的一年里,你我默契依旧,不知为何不再像旧日里能无视时间空间的距离毫无忌惮的联系了。

    我们有时必须承认,我们还不够强大和有经验到抵抗一切的外在因素对友情的考验。时隔多日再次听到你...

墨运堂绘墨六色,真。鬼打墙的颜色。

准备video interview时摸个鱼。台灯下拍的确实色差很大。临摹南方大大的,用的是墨运堂的绘墨和pentalic 的流行水彩本,比m家好用不要太多。

雍和银杏

悬崖

一.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活的不太妙的状态中,然后就是不断的自我否定,自我反省,加上不加悔改。

    感觉到这一切都是源于自己一直过的过于安定,什么东西看起来都是,嗯,我够聪明,不用太努力都可以得到。可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到了这个年纪其实想要出人头地很简单,排除天赋问题,只要你比周围人多努力一点点就行,但这“一点点”有多少人能做到。

    暑假实习时认识了现在的闺蜜,来自香港的E,和她约定我们明年美国见,一起去领养小动物,以及她要带我去泡吧去偷尝a little...

在北京今年的第一场雪中碰见了它。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大名叫逢考必过,小名还没想好。嗯。

好久没用单反了拿出来发现都不大会用了,导出照片觉得麻烦就没用lr修图直接用了vsco图方便…发现我需要长得瘦弱的模特啊模特!!我是在太圆润拍不出感觉来(简直要落泪了)

Morning☀️quick breakfast . Overnight oatmeal & baguette .

屠龙公主

    其实不久前因为自己的情感变化,我忽然觉得女孩子能找到一个眉目温和的男孩子撒撒娇,偶尔当一回被深养在玫瑰古堡中的公主也是一件日后回想起来会偷笑的事情。等我回国后,余温渐渐褪去,才意识过来,现实最终还是比我们扎起长发做回屠龙公主。

    “因为恋爱就是感性杀死理性的过程啊。”

     我觉得这句话简直可以跻身你经典语录前十名的位置了。在我现在几乎没有理性可言的状态下,我其他的密友都在和我打趣说着些玩笑和祝贺的话,只有你在强调——...


章小东的《尺素集》,这本书的写作历程到真算的上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平心而论这本书我不喜欢,初读时便觉得有些奇怪,若不是我此时深处静谧之处,倘若是在拥挤的地铁中拿着这本小书,我倒真可以把它当作一本文人八卦来读了。
说起不喜之处,大概是小东先生这本书全然就是回忆往事,角度过于主观和女性,却也没有丝毫深入挖掘的意思,只是停留在较为表面的情感表达上。作者对于一些人的看法,用“有失偏颇”来形容也不太合适,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尚且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对他人评价是全然公正的。只是作者对朱安,萧红和张爱玲的评价隐隐带有一种不耐不屑,一种不高尚的怜悯。
同时文笔在我看来没有鲜明的特色,很难让我看到眼前一亮的文字段落。小东先...

——“你有什么怪癖吗?”他在首尔人潮汹涌的街道牵着我的手漫不经心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原谅。”我抬眉侧眼看了他形状美好的下颌一眼,偷偷抓紧了他体温高于我的手掌。
我在回北京的飞机上,看到满天的云,想到这个场景,偷偷的抹了抹眼泪。不知道是因为温馨的回忆还是离别的伤感。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谁能告诉我怎么才能用我和他都懂的日语英语或者韩语翻译出这句话中我的害怕。

情爱一事,伤筋动骨。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在玻璃窗上写下你的名字也只觉得是自欺欺人。据说异国异地恋无比难坚持,大概就在于那种如影随形的无力感吧。你倦我亦倦。
突然想到了高中同桌老是喜欢在本子上摘抄一些矫情话,每天翻上一翻我却也记住不少——“你的眉眼让我大病一场,余温褪后,还我寂寞的健康。”
在奈良你陪我温柔的走过的森林里的路,陪我喂过那些难缠的smelly的小鹿,春日大社里我用韩语对你说“不要走”,在木房里的晚上你帮手足无措的我洗碗。
然后我们背着行李相互道别。从关东到关西的距离。从韩国到中国一个小时时差的距离。从陌生人到亲密,再回归陌生的距离。
最终尘归尘,土归土。
I like u.
I miss u....

傍晚时分去了一趟京都的八坂神社

嗯,祝自己生日快乐。
有生之年,一定快乐。
以及感谢你、你和你的祝福,让我的等待“何妨何必何其荣幸”地得到回应。

“浮照满川涨,芙蓉承落光。人来间花影,衣渡得荷香。桂舟轼不定,菱歌引更长。采采嗟离别,无暇辑为裳。”我本来不爱荷花,但这算是我最喜欢的写芙蓉的诗句之一了。冬日画夏景也别有滋味,并不一定要暖酒倚炉。
要吐槽一下画纸,买蜂蜜家的水彩本里的纸,平时还挺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画水迹这么重,混色效果很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梦法儿吧?果然学校还有一本大的梦法儿封胶的水彩本也和我是八字不合,以后还是乖乖用获多福和阿诗这些棉浆纸吧但是最近买了新笔已经透支了…啊对了☝️果然国产毛笔性价比很高!阻挡了我买红胖子的决心!
本来图片想发朋友圈的,但想到周围人大多再四大投行实习,每天加班到两三点,随时待命全国各地随时...

“渡水复渡水,看花还看花。春风江上路,不觉到君家。”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画的了,半小时一张,画完直接贴上邮票就寄出去了。
这是隐士的肆意与柔情。世界之大,执一扁舟,兴起而至,兴尽而返。
看到知乎上的一个推荐问题“什么才能被称为男人的温柔”中的一个答案是——“已识乾坤大,犹怜青草木”。觉得这个答案很有味道。不禁想到以前书中提到的形容汉武帝的一句话——“茂陵刘郎秋风客”。
年纪已经不小了,因此对温柔的理解从“阳光下你穿着干净的校服衬衣回头冲我露出干净的笑容”慢慢改观成了“无言的力量”。
不过朋友说我这样的评价过于主观,因为我没有过恋爱不懂这些。也对,也许“温柔”之于我,不过是深夜一杯热可可加棉花糖的暖。
那么此...

我有态度,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2015,上帝和凯撒我哪个都不放弃

我最亲爱的你们,新年快乐!

2014年里你的愿望清单上有多伤打上了醒目的钩,又有多少美好的事情无奈被搁置,被推迟?等哪天。。。。等不忙。。。。等下次。。。等有时间。。。

为什么勇气的问题总是被误以为是时间问题,而那些沉重的、抑郁的、不得已的,总是被叫做生活本身?

别等啦,喂,我说的是你呢。

想去巴黎亲吻王尔德墓你就攒钱,想去喝港式奶茶你就过口岸,想去当team leader你就努力去工作,想丰富自己你就去读书,想爱谁你就去到谁身边。想到了就去做,拼命努力,拼命享受忍着守着惦记着,你的青春就过去啦!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你向往心灵自由,也要有世俗念想。不要为了其中一个而蹉跎另一...

从自习室出来看见冬天罕见的迷人黄昏。

Merry X'mas!临摹的,结果被班长拿去送给老师了,还丧权辱国的签上最没美感的全名签名很丧欸…其实感觉画画这个东西必须保持手感…几个月没画了颜色都调不出来了。不过手头康颂的纸感觉混色非常一般,用史明克感觉和梵高或者温莎牛顿差别不大,还没有之前为了凑单买的西班牙白鹤好用,水彩纸还是喜欢阿诗和获多福,moleskine的水彩本颜色还原度也很高,画风景混色尤其美。好啦明天翻译课和写作课希望老师能喜欢这幅画咯~我复习会计和企业战略去啦~~

道格拉斯·米尔多说:“一个人的年纪就像他的鞋子的大小那样不重要。如果他对生活的兴趣不受到伤害,如果他很慈悲,如果时间使他成熟而没有了偏见。”
十二月,终于做出了改变。剪了刘海,挥别恶习。开始看哲学,学习把时间安排的不留遗憾。
风来竹面,雁过长空。知道现在我才隐约明白当初抄在字帖扉页的这句话的意思。
第一次发照片好羞涩😶😮😐😦

文人病

(图是朋友随手拍的,感觉很美,也觉得和文章主题比较贴切)   

 ”唐宁功课很好,悟性很高,是个典型的事业型任务,偏间距中国文人的双重个性,是出世入世的,才情兼备,料定要吃苦。“

    这两天在复习备考,竟又开始读闲书了。起因是某天只有早上第一节有课,好不容易我早起化了妆不想那么早回寝室卸妆宅着,于是就溜去图书馆看书。

    前阵子看了知堂先生的诸多随笔散文集,于是准备再去找找看看有否遗漏。走到中国当代文学的分类,我看见了很多熟悉的作家不同版本的书,忽的思绪就飘远了...

PART 1.

    你有没有过尝试过一晚上暴饮暴食吃点很多很多东西然后在冲到厕所里吐得撕心裂肺的感觉?

    我过的不如意的时候便会这么做。

    以前还是小少女的时候看饶雪漫的《沙漏》,莫醒醒有神经性厌食暴食症,我还记得我当时给同学感叹:“多矫情的病!”未料想到如今我也离这差不了多少了。

    其实关于这点有时我倒是难以启齿的,也不知是今天什么东西触动了我的神经,居然敢把它摊开来说。我会在过的很焦灼的时候不停的吃东西...

你曾从多少故事中仓皇逃离

    清晨在杭州西湖边徒步,大概走到净寺那一块拍到的。雨意微醺的杭州很美,树的顶端朦胧而看不真切,路边行人道安安静静的,我可以闻到竹林,高树,深草和西湖的味道。

此文谨纪念那短暂的好时光。

Part 1.

    你好像并没有很愧疚的样子。你只是抱歉,抱歉,再抱歉。

    这个世界上谁没有过被辜负被虚掷的光景。从前我和L的问题,我知道那是我的错,我不够成熟。我和我的十年是因为总是在错过。但这次我问心无愧。如果硬要说错的话,大概是我遇上中...

1 / 4

© 杏子是春杉 | Powered by LOFTER